牲口集市有个规矩

发布时间:2020-03-16 12:53    浏览次数 :

[返回]

早年间,诸城石桥子镇的牲口集市就特别红火。到了清朝乾隆年间,国泰民安,林茂粮丰,牲口市场更是生意兴隆。十里八乡的村民都来贩卖牲口,有趣的是,偌大一个牲口集市竟很少有说话的,一些大小经纪穿梭其中,为买家或者卖家牵线搭桥,按照行内规矩讨价还价,用手势和眼神交流,虽然嘴巴不出声,但那热闹劲儿就甭提了!

且说这天,有个外地来的老经纪带着他的小徒弟去赶集,刚进牲口集市,就发现那里站着个二十岁左右的妇人,头戴白花,身着青衣,不用说,这是一位年轻寡妇。牲口集市上多是男人来交易,女人来此实属罕见,况且她生得娇小玲珑,眉头微颦,妩媚动人,引得很多心术不正的人随她来去。

老经纪见小寡妇手里牵着一头毛色好看的小黄牛,便生了逗逗她的念头,他转身对身后的小徒弟说:你去问问那小娘们的牲口卖什么价钱。

牲口集市有个规矩,牲口的价钱不能明说,要用暗语。什么暗语呢?一至五,伸五个手指头,六伸大拇指和小拇指,拐七张八勾拉子九。买的人张开手捂着,卖的人在对方手心里比画,外人是看不到的。小徒弟走过去,刚想与小寡妇拉手问价,小寡妇赶紧缩回手说:哎呀,俺一个妇道人家,怎能跟你拉手呢?咱就打开窗户说亮话,我这头牛一口价,小二姐扑蚂蚱。

小徒弟一听,傻了,啥叫小二姐扑蚂蚱啊?师傅没这么教过啊!他挠了挠头,只得回去问师傅。老经纪一听也不懂这个价钱,觉得这个小寡妇乱改行规,便气呼呼地走上前找茬道:丫头,什么小二姐扑蚂蚱嘛,我给你个小寡妇上坟怎么样啊?

这一来勾起小寡妇的伤心事了,她眼泪簌簌地流了下来。等哭了一会儿自己的夫君后,她用衣袖擦了擦眼泪说:行啊,就这么定了,你掏钱,我的牛你牵走吧!

老经纪愣住了,他本意是想戏弄小寡妇一番,怎么这一来一去就把买卖定了呢?老经纪转身欲走,那小寡妇一把拉住他说:大街大市的,你怎么说话不算话?快拿钱来,买下牛再走也不迟!

老经纪这下尴尬了,立马变了脸,说:老夫跟你闹着玩的,你还当真了,滚一边去吧!那小徒弟也狗仗人势,一把将小寡妇推倒在地。

小寡妇爬起身,也不示弱,杏眼圆睁,寸步不让:不行!俺一个妇道人家跟你开什么玩笑?我家婆婆病重,等米下锅,可你们竟然耍弄人,咱找人评评理去!她拽着老经纪的衣襟不松手,非要去司衙府见官不可。

围观的人越来越多,正在两人争执不下的时候,正好有个包子铺的师傅端着一笼包子走出来,见店外站着那么多人,就上前询问事由。小寡妇把事情的经过一五一十地说了一遍,包子铺师傅听罢,挥了挥手说:多大点事啊?我看这牛还有点小,你也别小二姐扑蚂蚱了,他也别小寡妇上坟了,我看你们就听我一句,冷了包子另上笼吧。

小寡妇思忖片刻,说:行,我家急着用钱,就照师傅说的这个价吧。

这是什么价啊?老经纪一句都没听懂,一心觉得他们在瞎胡闹,不服气地要去见司衙官。

进了司衙府,见了司衙官,老经纪抢着把他和小寡妇的纠纷说了一遍。司衙官皱着眉头问道:难道就没人给你们打打圆场吗?

有啊!小寡妇说,有位包子铺的师傅说让我出个冷了包子另上笼,可是他硬是不答应呀!

人家说得没错啊,这牛还有点小,让我断也不过这个价。司衙官转脸对老经纪说,大丈夫吐口唾沫砸个窝,你给她这个价也不吃亏。

老经纪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,结结巴巴地问:这、这是什么名堂啊?

你呀,还当经纪呢!司衙官哈哈大笑说,人家要小二姐扑蚂蚱是捂两捂的意思;你给人家小寡妇上坟,不就是凄凉妻吗?你这出价比她报价高,她自然愿意卖给你嘛!后来,包子铺师傅出的价是冷了包子另上笼,馏两馏,这下你吃不了亏,她也赚不了便宜,正好嘛!

老经纪这才恍然大悟,羞得面红耳赤,想不到当了大半辈子经纪,自以为深谙此道,竟败在一个小寡妇手里。他哪里知道,小寡妇家里本就是做买卖的,在本地大家用俗语商讨价格也是常有的事呢!

老经纪灰溜溜地掏出六两六钱银子递给小寡妇,小寡妇接过银子,谢过官老爷,迈着轻盈的步子,高兴地回家去了。

老经纪垂头丧气,拉过小徒弟刚要走,没想到司衙官一改刚才的和颜悦色,大喝一声慢,正色道:你们堂堂男子,竟在光天化日之下欺负一个孤弱女子,还有良知吗?来人啊,把两人带下去各打二十板子,以正民风!

众衙役一哄而上,老经纪和他的小徒弟吓得瘫软在地上

作者:刘瑞珍?整理加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