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亲们一怒之下去县城告他

发布时间:2020-02-14 15:30    浏览次数 :

[返回]

腊月二十五,人们都在忙忙碌碌地准备过大年,中午,一辆红旗轿车从县政府大院开出,漫天风雪中风驰电擎,直向远郊奔去。

眼看快到目的地的时候,忽然车轮一个打滑,轿车栽进了路边深沟里,四轮朝天,车身都扁了,车里的人被车底盘压着,死活出不来,只好大叫救命。

凄惨的叫声招来了附近的村民,他们探头一看,开车的就是本县县长刘大光,于是不仅不肯动手相救,反而都忍不住破口大骂:活该!

奇怪啊,这是怎么回事?

说起来,刘大光原来就是这村里土生土长的娃子,当年他上县城读书,还是乡亲们一起凑钱给他付的学费。可没想后来他在县城里做起了官老爷,步步高升之际,却露出了忘恩薄情的劣性,又沾染上官场的那些腐败气儿,不仅不为家乡父老谋福,还想着各种法子搜刮民脂民膏。乡亲们一怒之下去县城告他,结果刘大光竟下令把领头的几个抓进公安局。乡亲们都气得咒他不得好死,所以现在看到他这副样子,都说这真是恶有恶报啊!

而此刻,刘大光在摔扁了的车里正使劲挣扎着,听着身边老婆孩子的哭声,他心里急得直冒烟儿,忍着痛朝车外大叫:你们快来救人啊!可是他喊哑了嗓门,就是没人理睬。他明白过来了:今天就是任自己喊破嗓子,也不会有人来帮忙的。

眼看着天色渐渐暗下来,耳听着车里孩子的哭声越来越弱,黑压压的人群里走出来一个庄稼汉子,朝大伙儿挥挥手说:孩子毕竟没错呀,见死不救我们还算人吗?说着,便跳下沟去。

这汉子姓牛,年纪虽轻,在村里却特有威望,大伙都管他叫牛头。乡亲们毕竟是善良之人,一些年轻力壮的便都跟着牛头跳下沟去,大家齐心协力一起动手,终于把轿车翻过个儿来,牛头便用力去拽车里的女人和孩子。

就在这时,只听哐啷一声响,刘大光自个儿撞开了车门,人从车里摔出来,在地上滚成了一堆雪泥。老半天,他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来,望着周围的乡亲们,忽然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,什么话都不说。人们把女人和孩子抱上公路后,牛头就去拉刘大光,可他一动不动,山似的僵在那里;再猛一拽,他竟轰然倒地,却仍保持着那下跪的姿势。

县长刘大光死了,没人觉得可惜,也没人为他伤心,这事转眼就过去了三十多年。

这年盛夏,年过七旬的牛头为乡亲们手里的白条一直不能兑现的事儿,领头闯到了市政府,点名要见市委书记,可门卫就是不让进。就在双方僵持不下的时候,里面走出来一位年轻的女同志,十分关切地问:有什么事吗?

门卫赶紧报告说:这帮农民要告状,他们不去信访办,偏在这里闹着要见您。

原来这位年轻的女同志就是市委书记!

女书记很严肃地对门卫说:老百姓来找我们反映问题,这怎么是闹呢?哪能把人家拦在这儿?她向牛头他们招招手,示意大伙跟着她进院子里去。

于是乡亲们跟着女书记走进了市委大楼。他们有些激动,市委的楼比县里的、乡里的都高,咋高楼比低楼还容易进呢?

女书记很亲切,一脸笑容地亲自给每个人让座、倒茶。大伙屁股还没坐稳,就开始嚷嚷起来,女书记说:大家别急,有事儿慢慢说,有啥说啥。于是牛头就代表大家,一鼓作气把当地干部的所作所为来了个兜底翻。

女书记久久不语地坐着,然后站起来,在房间里走了几步,她转过身来,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大家,目光像利剑,英气逼人。可是看着看着,她竟流起泪来;更让人想不到的是,突然她啪地给这些来告状的乡亲们跪下了。

世世代代脸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,哪见过这样的阵势?他们一个个你看我、我看你,不知该咋办,连牛头也愣在了那儿。

女书记终于开口说话了,她哽咽着说:你们都是我的父老乡亲,生了我,养了我,也救了我。你们也许还记得,三十多年前你们的县长刘大光,他就是我的父亲。父亲死的时候我还小,不懂得父亲临死前为什么要给你们下跪。现在我知道了,那都是他欠下的呀!

大伙儿一听,眼前这位女书记竟就是刘大光的女儿!那她不也是我们村里的娃子?

牛头连忙去拉她,说:刘书记,别这样,快起来,起来。

刘书记摇摇头,说:大伯,您甭叫我书记,您就叫我小柯,我就是当年您亲手救下的刘小柯呀!大伯,你们放心,也请村里的父老乡亲们放心,我们市委、市政府一定会尽快把你们反映的问题调查清楚,给大家一个满意的答复!

牛头立时老泪纵横,大伙儿都激动得说不出话来。

果然,第二天市委工作组就直接深入到村里来了。不久,乡亲们反映的问题得到了彻底解决,相关领导受到不同程度的处分,各种乱摊派、乱收费项目都被清理干净,乡亲们手里的白条也先后一一兑现。而且事后,大家还知道,那个被就地免职的情节最严重的乡长,是刘书记的一个亲表兄。消息传出,乡亲们个个竖大拇指。

这一年春节将临的时候,刘书记思乡情切,想回去给乡亲们拜个年,可是没想到却在回乡途中出了车祸。临终前,这位女书记只有一个愿望,就是希望能为自己在家乡立一个下跪的塑像。她说:做父母官的,世世代代都要以民为尊,为民下跪。

本来这事儿由治丧委员会负责,可是当他们来到刘书记的家乡,没进村就被村民们挡住了。白发苍苍的牛头含着泪说:小柯是我们村的娃子,她回家过年,这事儿得我们自己来办。村民们自个儿凑钱,请来这一带最有名的石匠,连夜开工,叮叮当当干了起来

腊月二十九那天,塑像眼看着就要完成了,天空突然纷纷扬扬飘起了雪花,牛头对石匠说:下雪了,给咱小柯加件棉衣吧?

石匠点点头说:是啊,刘书记这么辛苦,是得穿暖点儿呀!他使出浑身解数,日夜不停地干,终于赶在年三十前,完了工。

这是一尊刘小柯的坐像,满脸带笑,好像正在和乡亲们说话。大伙儿说,小柯活着的时候已经给大家跪过,不能再跪了,得让她坐下来,和大家一起过年。

下一篇:没有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