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们甚至到北京去找全国最有名的医生问诊

发布时间:2020-02-13 04:35    浏览次数 :

[返回]

推迟几天后,终于办好了手续,在民政局,当读着离婚誓言时,猛然想起10多年前,我们幸福地读着结婚誓词的快乐情景。刹那间,我忘了老婆家人和她对我索要几十万补偿款之事,禁不住声音哽咽。

?

农历2017年即将结束,新的一年即将来临,在这个辞旧迎新的关头,我的人生发生了一大改变,那就是结束了12年的无性婚姻。

我结婚比较晚,读文科的我,混淆了文学与生活的界限,将感情生活变得复杂,加上交际圈子窄,寻寻觅觅,到了30多岁,父亲去世几年了,才找到一个自认为基本满意的姑娘,交往近一年我们便结婚了。然而,天有不测风云,结婚才半年多,老婆被查出患病,我们的生活也陡起波澜。工作之余,我们的精力都放在寻医问诊上,伴随而至的另一个改变是我们的婚姻变成了无性婚姻。

身居一线城市,我们几乎寻遍了所有的大医院,给出的诊断大同小异:做手术,术后调理。但也是几乎所有的医生事先郑重告知,这种手术风险极高,而且术后可能有并发症。据说该领域最好的医生给出的唯一安慰是:他的病人下手术台的比例从97%提高到了99%。医托告诉我们另一条路:不做手术,吃好喝好玩好,潇洒度日。无奈之下,我们甚至到北京去找全国最有名的医生问诊。然而,当患病后才发现,你如恒河的一粒沙般微不足道。

到达北京,我们在医院附近住下,凌晨四点赶去医院排队等号。但却发现,自己想救命的渠道是别人的生存之道。票贩子带着小板凳通宵排队,专家的号早被他们抢购一空,我们只好随便挂了个号,医生的诊断和之前七八家医院的结果大同小异。

并抢白了我们一顿:你们那里的医疗水平很不错了,跑这么远凑什么热闹?令人哭笑不得。

无奈打道回府。在日复一日的寻医中,我们渐渐疲倦了。我也终于理解了发配沧州的林冲,当听说仇家寻上门要杀他,大怒之下买了把解牛尖刀,但大街小巷寻了几日,不见踪影,便心渐渐慢了下来。面对着考题:这反映了林冲什么性格?学生时代的我在试卷上轻率地写下:委曲求全,隐忍求安。写答案时脑子里或许还伴随着一丝不屑。

但现在,经历了看病这件事,我才有点理解:做成一件事,意志力有时抵不过精力物力的消耗。或许应了句古话:病急乱投医。老婆家人不知从哪里打听到有个民间偏方,喝中药可以消除肿瘤,便一次次上门买药。

有一次上门,当我们询问药方的搭配时,对方立刻望顾左右而言他,不肯泄露天机。无奈,老婆只能遵医嘱,隔三差五闭着眼睛喝下一碗又一碗的苦涩中药,每次看她那痛苦的样子,我都于心不忍,但也不好劝解。喝了几年,花了不少钱,病也没见好,于是,老婆也对偏方死心了。

怕做手术,民间偏方不凑效,剩下还坚持做的只有一件事,那就是求神拜佛了。每月初一十五,老婆一定准时去寺庙烧香拜佛,家里有一堆一毛的零钱,许多是岳母帮忙积攒下来的。陪着老婆去了几次后,我也坚持不下去了,只把零钱偷偷地塞到她的存钱罐里。

治病无效,我们将重心转移到了工作上。我和老婆是同行,夫妻互助,一年努力,在老婆的帮助下,我评上了高级职称。接着我全力帮助她,三年后,老婆也评上了高级职称。夫妻都评上了高级职称,伴随而来的是收入的增加,我们成了别人眼中口中艳羡的对象。

之后,我们没有雄心再攀更高的事业目标,因为我们都是凡人一个。我们爱岗敬业,然而在忙碌了一天之后,回到家,吃完饭,做好第二天的工作准备,剩下的时间,老婆看书、上网。而我,端坐在电脑前进行创作,一头扑进文学的虚幻世界。

这样充实的生活过了几年,换来的结果是比我小几岁的老婆眼睛提前比我老花,我在报刊上发表了几十万字的文章。因为没有孩子,不用考虑学区房等等。买楼、赚钱我们没有动力,也就错过了普通老百姓通过炒楼改善生活的契机。

周末和节假日,老婆先是坚持爬山,后来是参加一些徒步活动,她是想通过锻炼强身健体,或者转移注意力。我是一名体育运动爱好者,起初四处和球友打球,日子仿佛过得很充实。但几年前,一次打球让我意外受伤,动了手术后,医生给我的运动生涯判了死刑。从此,周末我便只好静坐家中,偶尔打开电脑码码字,换来文章偶尔发表的小小喜悦,去麻木自己的神经,刺激一下枯井死水般的生活。

时光荏苒,虽然勤奋的工作和充实的业余爱好暂时麻木了我们的神经。但当漫漫长夜降临,尤其是周末和节假日,当同龄人拖家带口呼、朋引伴四处游玩时,当别人为孩子的前途四处奔忙时,当春节我一次次不敢回老家时,我逐渐感到生活的压力和空虚。

我们另类的生活给家人也带来了压力。且不说父母带着遗憾故去,单是老家的哥姐,这些年面对着亲朋好友也是有口难言的委屈。

结婚几年后,大家都劝我另做人生打算。虽然我也有这样的想法,身边也很多这样的案例,但出于对老婆的同情,我一直压抑着这个念头。直到两年前,看着同学的孩子们都上了大学,甚至计划着二胎,我觉得自己该改变下生活了。于是下定决心写好离婚协议,也和老婆透露了口风,她虽然很理解地答应了,但是看到她之后沮丧的样子,我便不忍心再拿出那封写好的协议书。就这样,协议书又被我压在了柜子里。

转眼又过了两年。夏天为了节省空调费,我们同居一室。不开空调的时候,我们便分房睡。老婆在床头玩手机看书,常常在疲倦中睡去,我帮她下个蚊帐关关灯,然后关上电脑睡觉。

这个秋天,想着自己到春节快50岁了,我便重新写好协议书,鼓了几个月的勇气,终于在前不久拿给老婆看,她或许是觉得有愧于我,尽管伤心,但还是无奈地同意了。

我们无外债,财产只有一套房子,大家协议:我得房子,她拿钱。房子估价300万,我付给她一半。然而当她家人得知消息后,要我给230万。我请求她看在多年夫妻的情分上,让让步。她答应说只要210万,但我仍觉得数目无法接受。但再三请求她无论如何也不肯再让步。

于是我和家人商量,他们埋怨我早年不作决定,导致现在要背沉重的债务,后来本着好合好分的心态,家人和我答应了她的要求。于是接下来的一个多月,家人和我四处借钱,才终于凑够了款。

预约去办手续当天,有个朋友说借款第二天才能到达,我打电话请求老婆先去办手续,然后我写借条,第二天把钱给她。她坚决不同意,这也让原本对她抱有信心的我措手不及。

为了转账给她,我还没吃中饭,下午两点走在去民政局的半路上,掏出路上买的面包,想起十多年有名无实的婚姻生活,我临风陨泪。

推迟几天后,终于办好了手续,在民政局读着离婚誓言时,我猛然想起十多年前,和老婆幸福地读着结婚誓词的快乐情景。刹那间竟忘了老婆家人和她向我索要几十万补偿款之事,禁不住声音哽咽。

办完手续,我们立刻赶去房管局办理了房屋过户手续。走出房管局,已是傍晚时分,我提出大家一起吃顿晚饭,想在饭桌上对这个在同一屋檐下生活了十多年的人,郑重地说声对不起但她拒绝了。

几天后,她来拿走了剩下的衣物,将钥匙还给我便离开了,只留给我电梯里的一个背影。还好我们有一声道别。不像电影《少年派奇幻漂流记》里的那只老虎,头也不回地一步步走进了山林中,最好只剩下主人公对朋友无比遗憾地诉说着:But what will always hurt the most is not taking a moment to say good-bye.

送走了老婆,天早已黑了,生活又回到了多年前的原点--单身。我看着空荡荡的房子,想着不确定的未来,不禁放声大哭。

距离办完离婚手续已经一个月了,生活逐渐恢复了平静。亲朋好友纷纷因为老婆家人和她索要的巨额补偿而为我抱不平,但我却渐渐释然了,我推想,离婚那天,当她提着自己的衣服,离开住了十多年的家转身而去的时刻,或许也掉下了伤心的眼泪吧!

我推想,本性善良的她突然狠心起来,或许基于这样的想法:狠心地给我重重的一击,自己的痛苦或许可减轻几分吧!再过几天,就是我和她结婚12周年的日子。此刻,我还是想对亲爱的她说几句永远没有没机会当面说的话:对不起!希望下半生能做朋友,祝愿下半生幸福!

2018年,我也期望幸运眷顾自己。